金太阳马会高手论坛ǰλã惠泽社论坛 > 金太阳马会高手论坛 >

www.80550.com是英国版《东成西就》?是超强卡司成

ʱ䣺 2019-10-08

  继刁钻辛辣的政治喜剧《斯大林之死》(The Death of Stalin)之后,阿尔曼多·伊安努奇执导了这部改编自查尔斯·狄更斯经典小说的《大卫·科波菲尔》,各种肤色种族的演员,搭配孩童般想象力的充满现代感的梦幻镜头语言,充满《东成西就》式的游戏感般的爆笑嘲弄,及经由现代化解构的狄更斯故事。www.80550.com本片由Film4制作,Fox Searchlight发行,有望引进中国。

  《大卫·科波菲尔的个人史》(以下简称“科波菲尔”)并未对狄更斯这部传记体的巨著做出太多情节上的改变,讲述一个富家子弟如何千金散尽,再失而复得,在人生的起落中踌躇,最终找回自己的故事。狄更斯和伊安努奇珠联璧合,没有人比伊安努奇更能掌握这种在残酷和搞笑之间无缝切换的叙事方式,然而本作中还呈现了导演之前作品中少有的感人至深的温暖及善意,这与狄更斯的原著精神一脉相承。本片有着一种独特的《东成西就》式看似玩世不恭又基于残酷现实的嘲弄,在戏谑幽默中对苦难的洒脱回应,甘醇酿酒般回味无穷。导演在谈到为什么要改编《大卫·科波菲尔》的小说时说到“(本片)关于阶级和社会的焦虑,“哦,我的出身背景”以及“我能否融入社会”这些困扰,每个人都会遇到这些问题。当然,这也是一部歌颂友谊和社群精神的作品。”

  影片摄影优美,充斥着跳动的颜色和梦幻般的虚焦,同时还有超现实的阴谋诡计,一切都让狄更斯笔下的人物跃然纸上。影片有着瑰丽的想象,大卫童年的快乐时光都在一间上下颠倒的船屋中度过,船屋涂满美好的三原色,在镜头滤镜中显得更加梦幻。镜头一转,船屋变成小男孩在纸上画出的形状,一只从天而降的巨手将它毁坏,象征着继父的淫威。影片用鲜明的色彩对比和夸张的象征符号,展现了如孩童般的丰富想象力,在现实和超现实之间无缝切换。

  影片的卡司同样瞩目。戴夫·帕特尔是科波菲尔的恰当人选,同时看到伊安努奇和他的《幕后危机》老搭档彼得·卡帕尔迪再度联手,着实令人兴奋,“科波菲尔”多处让人联想到狄更斯的另一部经典之作《雾都孤儿》。影片的配角都是星光熠熠:活力疯癫并行的姑妈蒂尔达·斯文顿、首次以锅盖头亮个相的本·卫肖,休·劳瑞、格温多兰·克里斯蒂、本尼迪克特·王等都在影片中贡献了高光时刻。

  影片讲述了一个年轻人在维多利亚剧烈变幻的时代背景下,聚财散财、起起落落的人生之旅。然而如果你觉得伊安努奇会将当下的世界政治弃之不顾,你就大错特错了。影片对于当下英国社会政治展现出颇富洞见的批判。故事背景或许被设定在狄更斯的时代,然而在伊安努奇精巧的导筒下,这个银幕世界充满了对现实的影射。同时,卡司中占比很大的少数族裔,进一步表明那个旧日的维多利亚殖民帝国并未走远。“科波菲尔”向我们展示了当代世界和维多利亚的英国何其相似。

  整体而言,与其说这是一部历史年代片,不如说《大卫·科波菲尔的个人史》是一部丰富、前卫又与当下关联密切的电影,所有观众都可以找到欢笑与共鸣。这也让它成为了最天马行空,具有力量与特色的狄更斯作品改编。

  Q:你赋予了《大卫·科波菲尔的个人史》美好和温暖,为什么这种温度对于这部作品而言很重要?

  A:我觉得,我的上一部作品《斯大林之死》颇为残忍和黑暗。你知道,你思想中总有一部分渴望下一部作品能有所不同。我从少年时就是狄更斯的书迷,我喜欢他小说中的幽默感。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大众所阅读,但是同时在适当的场合借机表达他对社会和政治议题的看法。这一点一直启发着我。当下的世界,你懂的,戾气横行,仿佛已经变成大家无意识的行为,在此我只想歌颂一下人与人之间、社群之间的友谊。

  Q:这种对比也是狄更斯作品的精髓呀。你的作品也如此,上一秒你还在发笑,下一秒你意识到残酷的现实,“哦这可太糟了”。

  A:他确实如此。有些作品正如是,比如查理·卓别林,他博众人一笑,但是自己却身陷贫穷,没钱吃饭甚至要吃自己的鞋子(在《流浪汉》中他扮演了自己经典的“小流浪汉”银幕形象)。(这种对比)本身就很幽默,大家也都喜欢这么做戏。

  Q:你已经写过了英国的讽刺剧、美国的讽刺剧,当然还有俄罗斯,下一个问题来自中国的媒体……

  A:我觉得是某种普适性吧。它被非常具体地设定在1840年代的英国,然而我试图为影片增添一些现代感和普适性,片中的人物你或许也会在全球各地的现实生活遇见。因为本质上这是一部有关社群的电影。那种认同感,以及来自不同出身背景身份的人之间形成的友情,应该会引发不同文化的人的共鸣。

  A:我觉得还是这一点,交往、沟通、和人交流。不要畏缩,或者只和自己圈子里的人交往。虽然舒适区很诱人,但是和观点不同的人交流也很重要。因为这样你才能证实自己的观点,看看它们是否经受得住辩论的考验。

  A:他不得已获得了多重的身份,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究竟是谁。有时以至于过于复杂,他便完全抹去了自己的过往,只遵从彼时的一种身份。

  Q:这一点通过他在影片中不断变换的名字展现出来(片中角色遇到的不同人物给予他不同的昵称)。

  A:名字的变换,确实如此。只有当他年龄大些,更有智慧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谁——他是一名作者,通过书写个人的历史,他终于认清了自己的身份。

  Q:这部电影中你重新启用了很多之前的老搭档,保罗·怀特豪斯、彼得·卡帕尔迪……

  A:哦,彼得·卡帕尔迪!和他合作太棒了。我有一种认识了他一辈子的感觉,但是实际上我们之前只合作过《幕后危机》。当我筹备“科波菲尔”时,我向他提及了此事,我说我希望你来演米考伯先生。因为我只见过他扮演马尔科姆(《幕后危机》中的角色)和后来的《神秘博士》,所以至于他能演绎出什么样的米考伯先生我也很好奇。最初我们想让他吹笛子,但是他提议为啥不试试手风琴呢?然后我们找人教他怎样正确地弹奏手风琴,然后他自学了怎样糟糕地弹奏手风琴。结果是如此好笑,就让他坐在那儿弹琴就足以使人发笑了。

  A:她和休·劳瑞联袂出演贝西姨婆和狄克先生(分别是大卫暴躁但善良的姨婆和她好心但疯癫的丈夫,后者对查理一世被砍头这件事很着迷),他们两个人基本上是一起拍摄。我们讨论角色之间的关系,贝西姨婆怎么照顾狄克先生,怎样试图让狄克镇定下来,并且在他即将崩溃的时候打个响指叫醒他。整个工作的过程都很有趣。

  我很乐意看她出演喜剧,因为她是如此幽默的一个人,这对人物关系也给了她很大的发挥空间。最初你以为她像《绿野仙踪》里的西方坏女巫,但是收养了大卫之后,你意识到她也有自己的难处,虽然她暴躁无常,但是这是一个很有力量的角色。

  Q:聊起这对夫妇,来说说你是怎么处理狄克先生对“断头查理一世”的迷恋这一点的?

  A:这是我觉得这本书了不起的地方之一,因为这是英语文学中第一本正面描写精神疾病的书籍。作者没有掩饰这一点,他没有说狄克先生只是一个举止古怪的人,他正面表述他是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可怜人,查理一世被砍头的情景不断闯进他的脑海。作者还写到这个极好的主意——大卫鼓励狄克先生把查理一世绘制在风筝上,放飞风筝的时候,脑海中的念头也就消散了。虽然这个方法很美,但是风筝总会落地,念头也回来了。所以这不是长久之计,只是一种短暂的慰藉。

  A:其实我没有过多的计划,我也没数着个数或者怎么的,只是在看到戴夫那一刻我就知道他是我要的大卫·科波菲尔,我从他身上看到了这一点。

  我没办法一一解释,但是戴夫身上具有我在这个角色上寻找的所有品质。之后我想到,我应该选择最匹配原著精神的演员来出演每一个角色,不应该设限。这样的话,我为什么不放眼各种肤色种族的演员群体呢?我想要让观众感到自己在观看活生生的人,是的他们是活在1840年的人,但是1840年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他们的当下。他们可没觉得自己生活在过去,因而我们也不该这么觉得。因此你看的世界应该和当下的世界是极为相似的。

  Q:影片中有很多想象的、超现实的场景,诸如继父的大手像巨人一样压下来,还有大卫看到心爱的朵拉出现各种卡通般的场景中。

  A:是的,其实这也来源于小说。狄更斯描述大卫在各种地方看到“朵拉”的名字,还有朵拉的狗吉普,他在办公室看到同事们长着吉普的脸。当我读到这些时,我想为什么我之前没想到?为什么人们没有试着把这些视觉化?他们只在乎故事,而对这些喜剧元素、语言风格和想象场景视而不见。这是我试图去表达的。

  在书的开头部分,年长的大卫试图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模糊记忆,他谈起小时候自己觉得继父的手无比硕大,保姆粗糙的手指就像口袋中用来磨豌豆的锉刀。这段描述一下子就从文字中跳出来。也让我回想起小时候父亲亲吻我的时候,他的胡子摩擦我的皮肤那种粗糙的质感。你知道,岁数渐长之后我们依然会保有这些古怪的儿时记忆,声情并茂地。

  Q:影片对颜色的运用很值得称道。尤其是大卫那艘船屋,小时候它是如此缤纷多彩,而长大后颜色却变得了无生气。

  A:我们建了两艘船屋,我们先在其中一艘上拍摄,然后我们将地板升高,这样当长大的大卫(戴夫)返回此地时,它便看起来十分逼仄,他不停地撞到头。书中写道,当他带着好友斯提夫兹(阿奈林·巴纳德饰演)参观时,他发现船屋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单调许多。他的记忆把船屋放大了,添加了那些浪漫、欢快的色彩,这时他方意识到,哦不,它只是一个散发鱼腥气的东西。(笑)

  Q:原著小说是一种章回体的结构,你也执导了颇受好评的电视剧集,为什么这一次没有选择剧集的形式,而是电影的形式来进行翻拍呢?

  A:因为我觉得原著的精神是我最想抓住的,而不是说对情节亦步亦趋。因此编剧的难度在于怎样将章回体的故事转化成富有起承转合的电影长片,然而话说回来,剧情的发展和角色的成长还是第一位的。影片的前半段有点像坐过山车,节奏很快,后半段男主角才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以及自己的过往对现在的影响这些主题。同时,就一个人物的一生而言,你还是想一口气看完,而不是坐在那里花六周时间,不是吗?

  Q: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促使你想去改编一部狄更斯的作品,以及为什么是《大卫·科波菲尔》这一部呢?

  A:首先这是出于我的经验主义而言,而且这部作品的主题和当下的社会有很大的相关性。一切都与阶级有关,关于阶级和社会的焦虑,“哦我的出身背景”以及“我能否融入社会”这些念头。每个人都会遇到这些议题。同时还有一些更大的关照,比如失业问题、债务问题等等。

  当然,这也是一部歌颂友谊和社群精神的作品,我们跟随男主人公的视角,他是自己人生的主角,但是也频频犯错,比如当学校中的同学开始捉弄尤赖亚·希普(本·卫肖饰演,一个具有社交恐惧但对权力饥渴的角色)时,他也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他意识到自己身上存在很多的人性弱点。